EN [退出]

南方网帐号登录

× 没有帐号?极速注册
南方网>广州新闻

丈夫掐死妻子认罪认罚获从宽 庭审一小时凶手被判15年

2017-05-19 10:29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庭审现场:广州“两院”院长、检察长同堂办案。(通讯员供图)

  该案为广州“两院”院长、检察长近年来首次同堂办案,对试点“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实施起到了指导示范作用

  一起杀人案,广州“两院”院长、检察长为何同堂办案?5月18日上午,广州中院在第2法庭审理了一起故意杀人案,丈夫与妻子因家庭琐事发生争执,丈夫亲手掐死妻子后,报案自首。案情并不复杂,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经过1小时的庭审,法院当堂宣判,丈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

  值得一提的是,广州中院院长王勇与广州市检察院检察长欧名宇同堂办案,分别担任审判长与公诉人,这在广州近几年来尚属首次。

  ■新快报记者 周聪 通讯员 穗检宣 彭勇

  夫妻因琐事起争执 丈夫掐死妻子

  “你非要回去我就掐死你!”“你掐死我啊!”2016年3月22日凌晨,丈夫李晨与妻子在天河区租住的卧室中因家庭琐事与妻子杨某发生争执,争吵的原因是要不要回去给外公过寿。

  李晨夫妇结婚9年,育有一儿一女,两人在广州打工,儿女则放在老家由丈母娘抚养。眼看外公大寿将至,夫妻两人本商量好不回老家,只给礼金,以节省开支。可这晚,妻子却提出要回去祝寿,夫妻俩遂争吵起来。其间李晨用手掐住杨某脖子,致其当场窒息死亡。

  案发后,李晨主动报警并在案发现场等待,并将妻子死后的视频通过微信发给丈母娘,告知死讯。公安人员到场后将其抓获。庭前,市检察院与被告人辩护律师完成了证据开示,李晨在辩护律师的见证下自愿签署了“认罪认罚具结书”。

  法院审理认为,李晨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定、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李晨犯罪后主动投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是自首,依法可从轻或减轻处罚。李晨自愿认罪认罚,依法从宽处理。案发后被告人与被害人的近亲属双方签订了调解协议书,被害人家属出具了刑事谅解书。另查明李晨还有6岁的儿子和8岁的女儿需要抚养,对此法庭表示将酌情综合予以考虑。

  试点认罪认罚从宽 庭审1小时结案

  庭审过程中,涉案所有证据均采用电子化形式展示。当庭展示了上述“认罪认罚具结书”“调解协议书”“谅解书”等相关文字材料证据,还现场播放了被告人指认作案现场的视频。对检察机关的全部指控,李晨均表示无异议。

  据此,该案是可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当日案件庭审过程得到极大简化,当庭审理当庭宣判,前后刚好1个小时,有效节约了司法资源。庭后,被告人与被害人双方均表示接受判决结果,不提起上诉,取得了较好的社会法律效果。

  最后,法庭依法对李晨判处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宣判后,被告人表示服从判决,不提起上诉。

  刑一庭庭长严剑飞表示:“该案是广州中院审理的首宗一审重大刑事案件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案件,也在全国中院层面开启了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的先例,意义重大。”

  法院院长庭长办案 为高效审理起示范作用

  这样一个刑事案件,缘何在开庭当日却由广州“两院”一把手同堂办案?在司法员额制改革前,广州中院院长、庭长办案就成了“新常态”。仅去年一年,广州中院前院长刘年夫、前副院长舒杨、廖荣辉及副院长向金华等院领导就主审了多起案件,而且这些案件均是涉及职务犯罪、金融纠纷等大案、要案和疑难案件。此次,王勇院长更是积极落实《院庭长办案意见》要求,带头审理司法改革类重大刑事案件,在全国中院层面试点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为后续该类型案件的顺利、高效审理起到了很好的指导示范作用。

  据广州中院统计,自去年10月员额制改革落地至今,该院院长、副院长、庭长、副庭长共办结各类案件1923件,人均办案41件,其中办案最多的超过130件。目前院、庭长7个月的办案量已接近司改之前一年的办案数,司法员额制改革成效在广州中院得以显著提升。司法员额制改革前院、庭长办案的“新常态”如今在广州中院已成了“常态”。

  【焦点一】

  认罪认罚如何“从宽”? 不同阶段从宽幅度不同

  认罪认罚如何“从宽”?新快报记者了解到,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公安机关侦查、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人民法院审理的不同诉讼阶段认罪认罚的,人民检察院提出量刑建议、人民法院宣告判决刑时,适用的量刑激励幅度按递减原则处理。

  “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有四个前提条件,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同意人民检察院提出的量刑建议,签署具结书的,可以依法从宽处理。

  “认罪”,是指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承认指控的主要犯罪事实,仅对个别细节提出异议的,或者对犯罪事实没有异议,仅对罪名提出辩解的,不影响“如实供述”的认定。

  “认罚”,是指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同意量刑建议,签署具结书,即对人民检察院建议判处的刑罚种类、幅度及刑罚执行方式没有异议。量刑建议一般应当包括主刑、附加刑,有相对明确的量刑幅度,并明确刑罚执行方式。此外,退赃退赔是否到位、财产刑执行有无保障,也是判断被告人认罚态度的重要考虑。

  “从宽”,包括强制措施从宽和量刑从宽。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将认罪认罚作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是否具有社会危险性的重要考虑因素,对没有社会危险性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采取取保候审、监视居住等非羁押性强制措施。

  【焦点二】

  会不会发生“花钱买刑”?

  可以从宽,而非一律从宽

  根据试点方案,认罪认罚从宽并没有限定案由,所有类型的案件都可以适用。不少人担心,试点会不会引发权钱交易、花钱买刑,出现“人情案”、“关系案”、放纵罪犯等现象。广州中院指出,必须要准确地理解“从宽”的内涵。

  “从宽”是依法从宽,而不是法外从宽。对于认罪认罚的被告人,必须要结合相应的法定、酌定从宽情节,如坦白、自愿认罪、取得谅解和解等,按照法律的规定,在法定量刑幅度之内量刑。“从宽”是可以从宽,而非一律从宽。记者从广州中院了解到,对于那些犯罪性质恶劣、犯罪手段残忍、社会危害严重、群众反映强烈的犯罪分子,其认罪坦白不足以从轻处罚的,必须依法严惩。

  与此同时,“从宽”与否要根据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综合考虑认罪认罚的具体情况,依法确定是否从宽,以及从宽的幅度。

  两院数据

  ●法院

  一审审结认罪认罚案件

  2883件3071人

  今年以来,广州全市11个基层法院一审审结认罪认罚案件2883件3071人,占全市基层法院同期一审审结刑事案件总数的60.76 %,今年3月份花都法院最高达到93%。

  其中,适用速裁程序审理的案件有2168件,适用简易程序审理的案件有519件,适用普通程序审理的案件有196件。此外,将被告人悔罪认罚作为独立从轻情节考虑的案件有1408件,共有2582人被从轻处罚;当庭宣判2417件,当庭宣判率83.84%;被告人上诉仅33件,上诉率1.14%。

  ●检察院

  提出量刑建议的案件

  共2098件

  截至2017年3月,广州市基层检察机关共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起诉案件2270件2427人,占全部刑事起诉案件的37.7%。在认罪认罚案件中,适用速裁程序的案件共1468件,占全部认罪认罚案件的64.7%;适用简易程序的案件共740件,占全部认罪认罚案件的32.6%;适用普通程序的案件共54件,占全部认罪认罚案件的2.4%。

  提出量刑建议的案件共2098件,被法院采纳的案件共2061件,采纳率达98.2%。已经判决的认罪认罚案件共2098件2226人,其中有26件29人提起上诉,上诉率为1.2%。

编辑: 林双英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登录后进行评论| 0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还可以输入140

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请等候审核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广告服务-诚聘英才-联系我们-法律声明-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