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南方网帐号登录

× 没有帐号?极速注册
南方网>广州新闻

不想错过广州这个夏天 芳村花鸟鱼虫市场约起

2017-07-12 09:24 来源:南方都市报 陈志刚

  到花鸟鱼虫市场买花草是必须的。

  小朋友最喜欢鱼。

  水族箱里,传说中只有七秒记忆的金鱼在闲游;玻璃盒内,小猫伸出爪子勾搭路人;竹笼子里,鹦鹉们叽叽喳喳地吵闹;多肉沉默,在夏天靠着别人为他们遮阳挡雨。

  这就是芳村花地湾的越和花鸟鱼艺大世界,街坊们喜欢称呼它做“芳村花鸟鱼虫市场”,这一个吸引着广州街坊的神奇所在,也被称为微型生物博物馆,很多孩子都在这里找到了与小动物成为朋友的理由。“动物园植物园都要门票,但我们这里不用。”档口老板说。而这个陪伴了广州街坊17年的花鸟鱼艺大世界,随着万科的“史诗级交易”,成为了最近广州街坊的最热话题。

  6月29日,万科在南方联合产权交易中心完成了一场交易,用551亿元拿下了广信房产在广州市中心区多达211万平方米的可开发建筑面积,其中最重要的就是1500亩的花地湾地块。

  对于广州市民而言,当花地湾地块重新进入开发程序之后,陪伴他们十余年之久的越和花鸟鱼艺大世界,或许就要说再见了。广州万科相关人士告诉记者,越和花鸟鱼艺大世界所在地块确实属于此次竞得的广信资产包内。

  南都记者了解到,在1998年,广信房产通过招拍挂拿下花地湾地块时,地块的性质主要为商品住宅用地。而此次万科拿下该资产包之后,也表示该地块未来将以商业住宅为主。

  曾是全国最大的观赏鱼批发市场

  “40块钱一袋黑玛丽,150条,一条才两三毛”,档主一边感叹赚太少,一边把充气后胀胀的装满金鱼的塑胶袋放到小推车上,曾小姐笑着说,“不然怎么会到你这来买。”

  武汉人曾小姐,16年前被朋友带到越和花鸟鱼艺市场,从此之后,她一个礼拜来一次这里进货。“当时这里是全国最大的观赏鱼批发市场”,曾小姐称那时候只有天津的市场可以稍微跟越和相提并论,但现在郑州、鞍山那边的观赏鱼市场也都发展起来,她来越和的次数也减少到一个月两次,偶尔还会跑去郑州拿货。

  文哥在越和已经经营超过17年,一开始是在清平路金鱼街摆地摊。后来,清平路整治。“听讲越和要开,所以就搬过来了。”文哥现在档口12平方米大,一个月租金管理费加上水电,支出大概在7000元左右。

  这两三年,生意有点差了,档口就分作二用。早上,文哥和两个老板娘合租这里做批发,到了下午就做零售。

  文哥说,前几年生意好,天天4点就起床,把鱼运过来开档。这几年大环境不好,干脆睡到5点多再过来开档。

  “做生意讲求氛围,要成行成市,搬走拆散了,就没那只歌仔唱啦(粤语:不似以前了)。”文哥说。

  “锦鲤怎么卖?”“10块钱一条”,陈先生这天又到越和入货,“黄埔那边鱼店少啊,没什么竞争,这里入货10块,去到那边可以卖20块。”陈先生说,广州大部分金鱼档,都是从这里入货的。

  中午12点,市场里此起彼伏都是小推车在地上摩擦出的嘈杂声,市场的观赏鱼将被运往全国各地,或者打道回府。

  文哥没卖出的鱼在塑料袋里慢悠悠地游动,“卖不出去就得带回渔场啊”。而曾小姐的几大袋黑玛丽已经从文哥的档口转移到小推车上,再转移到面包车上,最后会搭上火车于次日中午到达武汉。

  “真要搬的话,就看他们搬去哪,我们就跟去哪”,曾小姐表示。

  档主们刚续了3年的租约

  还有4个小时,龙姐就可以收档了。

  但,3年后,是不是真的要“收档”,龙姐还说不清楚。这几天,档主们都在讨论万科买地的事情。有档主担心,以后无处可去,龙姐倒是很淡定,因为搬迁这事经历过。“好多年前,我就是从流花鸟苑搬来这里,其实,我搬来这里都快10年了,那边才真的动工。”龙小姐卖雀仔卖了20多年,一开始就是在荔湾流花鸟苑做生意。

  龙姐之所以淡定,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前几天才刚续了3年的租约。龙姐说,上个月新签的合同为期三年,7月份开始计算,她这个19平方米的小档口,租金可比之前贵了500多块,既然如此,“要搬也是3年后的事吧”。

  有不少老街坊也是从流花鸟苑拆后转场到这边。李伯伯以前每天早上都中意拿着一笼八哥,到流花鸟苑走一转,那边拆了之后,就变成来芳村溜达。“搬完又搬,我们这群老家伙的爱好无地方安放喽,再搬远点我都看不见咯。”

  龙姐当然也想保持现状,“我们卖鸟的,可不能搬进室内,你闻闻这味道。”卖鸟的区域异味确实比观赏鱼区要重上许多。“但肯定没这么快要我们搬的,我们刚签了约呢。”龙姐一直嘟囔着,身边层层叠叠的鸟笼内,小鸟依然吱吱喳喳个不停。

  在这里获得生活上的小满足

  张叔这一天,又叫上老伙计坤叔一起过来越和,两个住在海珠区同福路的老邻里,平时无事就爱来这边逛逛,但这次他们有任务,得买鱼食。

  “跟以前喜欢去逛陶街一样,逛下饱眼福。”张叔同相熟的老板吹下水,25块钱买了两斤鱼食。

  “退休之后,就经常过来买下花”,珍婆婆每次都有备而来。她说,越和要是没了,就只能到家附近的花店买花,花草虽然不难买,但这样的市场,却很难重遇。

  “有时候来这里8块钱10块钱,买条小鱼买些饲料就觉得心情开朗,不一定非要高消费啊。”林婆婆带着儿媳妇还有小孙子,在听说越和可能被拆后,就赶了过来。

  “这里就是广州人特色,不一定是要去茶楼的才是广州人。不是人人都这么有钱,也要照顾下小市民的生活乐趣啊。”林婆婆不懂什么叫小确幸,但她说这是生活上的小满足。她退休后,爱好就是带着小孙子过来这里上科普课。

  记者观察

  东鱼市西鱼市 东西鱼市进历史

  中国人对野生动物的赏玩历史可以追索到秦前之远古。一直发展到近现代,鸟、鱼、虫等玩物越来越平民化,除了战乱和经济困难时期,寻常百姓家都可以形成基础的赏玩空间。最明显地,在改革开放后,热带鱼、金鱼等逐步成为目前城市中生代在电脑和游戏机之前的主要玩物,成为40岁左右人群重要的集体记忆。

  全国来看,野生动物赏玩的风俗和市场环境稍有区别。在京津和中原一带的北方,鸟类的赏玩市场更发达一些,鸟市和花市结合到一起,成为一种普通市民的生活消费常态。而花鸟市场则更多以中小型类似墟市、集散地的形态存在,又结合了一部分的古玩类、收藏类消费。京郊各县的中小型鸟市就非常具有代表性。

  在岭南地区,鸟市、鱼市结合起来的程度比较高。近20年,水草、珊瑚、爬虫类、哺乳类动物等的赏玩方式开始传入,鱼市鸟市再结合植物市场形成了一种复合生态消费圈。由于广州等地区接近东南亚主要的热带鱼产地和红虫、水蚤、水草等产地靠近而成为全国的批发中心。

  在20年前的广州市中心,有东、西几个典型小集市,最聚人气。越秀区大南路与惠福东路之间的书坊街是著名的“金鱼街”;荔湾,清平路与当时非常著名的清平农贸市场成十字形分布的清平路鱼市则更大型一些。

  流花湖的湖边鸟市,以及人民公园的中心亭和文化公园的鸡蛋花树下斗鸟地则是人头涌涌的地标。

  但这些已经在2000年后逐渐式微,淡出了新生代人对城市的常识认知当中。

  今天的主角,坐落芳村的花鸟鱼虫市场(主要包括越和花鸟鱼艺大世界及周边商圈)则在过去的十几年成为承接老城区鱼、鸟文化的重要据点。但在“非典”、禽流感、猪流感等影响下,以花鸟鱼虫市场为首的鸟类市场受到严格规管,广州在鸟市、鱼市方面全国第一大批发市场的地位也逐渐被取代。

  统筹:南都记者 叶孜文

  采写:南都记者林广 任磊斌 叶孜文 实习生 邵相茹

  摄影:南都记者 陈志刚 实习生 王凯

编辑: 林双英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登录后进行评论| 0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还可以输入140

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请等候审核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广告服务-诚聘英才-联系我们-法律声明-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