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南方网帐号登录

× 没有帐号?极速注册
南方网>广州新闻

广州最后的织补店:87岁阿婆坚守70年

2017-07-26 10:51 来源:南方都市报 叶孜文

  “30块钱一件,全场任选”、“20块钱一件”,嘈杂的流行曲背景,年轻的叫卖声此起彼伏,从上下九拐进宝华路,喧嚣依旧。

  7月14日,在宝华路华新织补店,87岁的老人马丽卿依旧做着干了大半辈子的织补行当。 南都记者 黎湛均 摄

  织补三部曲 A 查看衣服破损情况。

  B 灯光下轻松穿针。

  C 细心织补衣服。

  南都人物 给你好看

  “30块钱一件,全场任选”、“20块钱一件”,嘈杂的流行曲背景,年轻的叫卖声此起彼伏,从上下九拐进宝华路,喧嚣依旧。

  马丽卿叹一口气,摘下眼镜,这天的生意还未开张。

  华新织补店的招牌,已经掉漆,“织”没了两点,“补”整个不见了。这家在宝华路已存在近70年的织补老店,是广州仅存的一家织补实体店。87岁的老人马丽卿,在这里一坐就是大半个世纪,每天等着有待修补的衣物和它们的故事。

  织补店里的女魔术师

  华新织补店在宝华路最繁华的路段,邻近上下九。

  为了补贴一下租金等费用,华新织补店一分为二,一边是马丽卿的织补档位,另一边是小女儿的内衣档位。大概每十分钟,内衣摊就会迎来两三位客人。而马婆婆则坐在工作桌前,淡然地看女儿做生意。

  档口早上10点开门,11点了还没客人。她将挂在店里的一件红色羊毛开衫取下,坐到了工作桌前,戴上老花镜,打开台灯,低头看着眼前的衣物。

  这件衣服,是一位多年前的熟客特意从澳洲带回来给她修补的。衣袖被扯开了一条缝。

  她熟练地把花绷子塞进袖内,绷紧了布料,衣服的“伤口”暴露了出来。拿着钩针,细细看清了衣料纹路,翻过羊毛衫的另一面,她从羊毛衫的连接处小心地钩取出多余的羊毛线。拿起桌面上的蜡块往线头轻轻一抹,原本散开的毛线顿时凝聚成一股,轻易地穿过了针眼。

  一边拿着钩针将破损处的毛线按纹路排好,一边把取出的羊毛线钩连到裂缝旁的线圈内,针线穿梭间,裂缝渐渐变小,最后消失。

  她变魔术般,把衣服的破洞变没了。但这过程实际上需要两个多小时。长时间的聚精会神与端坐,其身体开始有些吃不消。

  那一天,她就补了这一件羊毛衫。

  若是在三十年前,店里是完全不同的光景。

  那时候连丝袜都能修补

  那一年,还未满20岁的马丽卿在宝华路上帮人织毛衣。经媒人介绍,认识了开织补店的何继祖。有基础的她很快习得了编织手艺。婚后,两人共同打理一间织补店。

  当时,宝华路上有9间织补店,熙来攘往中,不少是贵客。

  旗袍、西服、羊绒外套,各种矜贵的衣衫,但凡有一点小破损,都会拿到店里来让人修补。

  “那时候,连丝袜都要拿来修补”,马丽卿说,玻璃丝袜是当时的潮流单品,丝细油滑,一百多块钱一双,有钱人家的女子才穿得起。

  修补一对玻璃丝袜,需要大半天的时间。修补一次也要十几块钱。当时做织补,是个不错的行当。马丽卿有7个小孩,还有个需要人照顾的老母亲,就是靠着这家小店,养活了一家十口人。

  1958年,政府调整商业网,原本属私人的9家织补店组成了一家服务公司,并改名为华新织补。而店址,就是马丽卿如今的这家店。“那时候,就是有活大家一起干,然后等公司发人工。”马丽卿回忆道,当时,她是织补组里年龄最小的师傅。

  中国大酒店也曾找她织补

  到了上世纪80年代,织补行业依然兴旺。市面上多了不少靓丽的服饰,一件衣服有时候抵得上一个月的工资。

  “就像的确良衬衫,上世纪70年代兴起的,当时很贵;有些老街坊穿了十几年,破了也还要拿来我们这边补。现在的后生仔,衣服破了就买一件咯,完全没有修补的概念。”马丽卿感叹道。

  除了给百姓人家织补破损衣物。当时织补店还有一种大客户,就是广州的各家酒店。白天鹅宾馆、中国大酒店、花园酒店都曾经是她的客人,而织补的对象多为贵价的沙发套和桌布。

  慢慢两个女儿长大了,也跟着她学起了织补,可分担两夫妻的工作。但依然有客人不理解,有时候修补慢了会挨批。

  生意好的时候,每晚下班后,她还要拿几袋衣服回家。

  近些年来,织补生意日渐冷清,五星级酒店仿佛也不再需要修补东西了。

  2003年初,丈夫何继祖去世。组里面的另外八位师傅,也因年纪大而退休,坚守下来的就剩下马丽卿一人。

  前几年,她做过一次白内障手术,装了个高价晶体,她说眼睛比原来还好使。只要戴上老花眼镜,依然可以穿针引线。毕竟年岁已高,马丽卿开店两天,休息一天,那一天就由儿媳妇桃姐顶上。

  桃姐是嫁入何家不久学会了织补这门手艺。后来下岗,织补成了她的生计。

  老店后继乏人即将消失

  “你帮我看看,袖子这里被人割开了一条,还能补吗?”中午时分,西关街坊李阿姨拿着一件男装卫衣到华新织补店。马丽卿戴上眼镜,认真地查看裂口,然后开价80元。

  李阿姨有点不乐意,“太贵了,这衣服我儿子买回来也就200多元钱”。

  织补店没有价目表,只在前台上贴着一张顾客须知。

  “每件衣服的破损程度和织补难度都不一样,要看了才能开价。”马丽卿为了能接这单生意,同意让价到50元,“补这条裂缝起码也得一个多小时。”

  李阿姨是老西关人,曾拿过2000多元钱的羊毛衫来帮衬马丽卿。“信得过她的手艺,现在这种店也没多少了,年轻人都不知道织补店是怎么回事。”李阿姨说,那件羊毛衫是十几年前在上海买的,有纪念意义,舍不得扔。

  马丽卿说,平常有不少老人家拿着子女的衣服来修补,而年轻客人则寥寥无几。

  “曾有个女孩,让我帮缝纽扣,被我拒绝了。我还‘训’了她一顿,这些基本的生活技能还是要学会的。”

  谈好价钱后,她从桌下拿出一对小竹牌,竹牌上各写一半字。这是织补店多年来的传统,客人衣服绑上一半,而另一半则交给客人,作为取衣服时的凭证。

  “客人把衣服交给你,就要保管好,不能弄混了。”她说,70年来从来没弄丢过客人的衣服,反倒是有不少人没来取。直到马丽卿搬出恩宁路,其老房子里,还有几十袋客人遗留的衣衫。

  这些竹牌是她大儿子在十几岁时写的,一用就是50年。

  她记得,以前越秀山附近也有织补匠人,在家里给人织补。“到楼下,按门铃,楼上就会吊下一个竹篮,客人把衣服放进竹篮,织补匠看完后再开价,合适就补。”而凭证,依然是一对竹牌。“但那家人现在也不做了,我知道的广州织补店,就剩我这家了。”她感叹道。手中的竹牌颜色,随岁月沉淀越发深沉。

  马丽卿还没想过退休,她说要自力更生,不想问儿女要钱。但其实光靠做织补,难以支撑每月5000多元的铺租。因此女儿才会在店里卖起了内衣裤。

  儿媳桃姐称,织补是门夕阳手艺,并非有多难学,而是顾客越来越少。若是老太太退休了,自己不准备继承华新织补。到时,70年的老店只能关门结业。

  店里的钻石牌吊扇,转动时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马丽卿说,“它比现在的大吊扇要凉快多了,旧的东西未必就不好。”

  出品:南都采编指挥中心

  统筹:南都人物新闻工作室

  主持:胡群芳

编辑: 林双英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登录后进行评论| 0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还可以输入140

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请等候审核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广告服务-诚聘英才-联系我们-法律声明-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