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南方网帐号登录

× 没有帐号?极速注册
南方网>广州新闻

苏童畅谈“文学与青春”:真诚应该是一种写作态度

2017-08-12 08:20 来源:南方日报 符滢珺

  苏童(左)与蒲荔子在南方文学周上分享自己的文学与青春。

  他是第九届矛盾文学奖得主,也是莫言口中对女性形象刻画极具天分的“中国福楼拜”,他的作品被称为“让你快乐却笑不起来、辛酸却哭不出来”的人性标本……他就是苏童,早年凭借《大红灯笼高高挂》原著者的身份蜚声海内外,至今仍笔耕不辍。

  11日,这位南国书香节“南方文学周”的老朋友又来到广州,与作家蒲荔子对谈“文学与青春”。演讲席上的苏童风趣幽默,侃侃而谈,妙语连珠……一个半小时的讲座现场笑声、掌声不断。在苏童眼中,“真诚”二字不是评价文学优秀与否的标准,而是一种态度。

  ◎谈童年

  青春是遗忘在

  床底下的一只袜子

  托尔斯泰说,一个作家写来写去都要回到童年。在苏童的多数作品中,总能找到他的童年地图。“我就是一个在苏州城北街头长大的孩子,那里没有香椿树街,但我在写作时脑子里总会隐约浮现一条街道,以此街为蓝本,承载我童年的记忆和想象。”

  在苏童眼中,男性和女性对青春的记忆不太一样。女性描述她们的青春,大概是一个带锁的笔记本,里头记录很多秘密心事。而作为男性的他,则把自己的青春比喻成遗忘在床底下的一只袜子。“它可能并没那么美好,但那是属于你的。”

  回忆40多年写作生涯的起点,苏童只模糊记得是在中学时代的一堂课上开始。当时为了写一首美好的、抒情的诗歌,他把家门口那条乌黑的水沟,“美化”成了一条清澈的江河;把一个无雨的日子写成了一个飘着细雨的早晨;还把印象中那对身材悬殊、靠捞砖头为生的母女幻想成船上一个美好的少女……“我的第一次人生创作就是这样尝试虚构、创造、篡改、变形。”至今想来,苏童觉得饶有趣味。

  ◎谈创作

  擅长写女性

  是美名也是“十字架”

  苏童在文坛一直以短篇小说见长,被誉为“短篇小说圣手”。不过,苏童近年来的长篇创作同样成果斐然:《河岸》获第三届英仕曼亚洲文学奖,2010年苏童还凭《河岸》获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杰出作家”,而他的《黄雀记》又让他在竞争极为激烈的第九届茅盾文学奖中脱颖而出。

  谈及自己作品中最满意的几部,苏童心中的“最佳长篇”正是《河岸》和《黄雀记》这两部获奖之作,但他满意的短篇小说则有众多,因此难以挑出那个“最”。苏童还写过19部中篇小说,其中有4部描写女性的著作红极一时,其中《妻妾成群》因被张艺谋改编成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而蜚声海内外。苏童也因此被誉为“最了解女人、最擅写女性的男作家”。

  “对我来说,这么多年背负这样一个美名的同时,也是一个十字架。别人一说苏童,就觉得你写女人写得不错,写男人的作品记不住。其实,我的作品中也塑造了不少男性形象,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擅长刻画女性形象。”苏童坦言,他在写《妻妾成群》时根本没有意识到要刻画女性,而是着笔于写一个一夫多妻的故事。

  ◎谈媒介

  碎片化阅读

  并非“不良事物”

  “什么样的文学是真诚的?如何评价现在越来越多的文学追求形式,却渐渐失去对人内心和人性本身的关注?”现场有观众向苏童抛来问题。“‘真诚’这两个字不是评价文学优秀与否的一个标准,‘真诚’应该是一种态度。一个作家写东西,‘真诚’是起码态度。”苏童说。

  而对于创作不关注人性的问题,苏童将之理解为“不接地气”。“我的观念可能比较偏激,我觉得可以允许一些不接地气的小说作家存在,读者要有一份包容心,不要因为觉得他写的东西费解、晦涩,而抹杀他存在的合理性和必要性。”苏童说。

  在媒介多元发展的时代,快速浏览手机微信成为许多人获取资讯的主要途径,这种碎片化的“浅阅读”逐渐成为主流。对于这种变化,苏童并没有感到担忧。

  “我很反对将碎片化阅读描绘成一个不良事物。因为碎片化阅读其实很适合很多不同体裁作品的传播,比如短篇小说、散文、诗歌等。”苏童一直有一个观点:“没有一样事物一定是洪水猛兽,它能够出现,能够在这个社会当中成为某一个主流,是有它的道理的。”他认为,文学也有供求关系,人必须适应社会的发展。

  南方日报记者 毕嘉琪 刘长欣

  实习生 符滢珺

编辑: 谢嘉玮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登录后进行评论| 0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还可以输入140

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请等候审核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广告服务-诚聘英才-联系我们-法律声明-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